• 【达沃斯】特朗普就任在即:索罗斯看空市场 称贸易战不现实
  • 发布时间:2018-10-29 09:04 | 作者:鹿鼎LUDING | 来源:未知 | 浏览:
  • 离开正式上任已不足12小时,其政策主张对全球经济、金融和贸易格局的潜在影响,俨然成了为期四天的冬季达沃斯论坛主旋律。


    1月19日,投资大鳄(George Soros)在达沃斯论坛期间接受了外媒专访,并对特朗普就任后的市场走势、欧洲政治局势、中国经济前景等做了深刻阐释。

    索罗斯表示,不认为特朗普就任后市场表现会很好,当前不确定性处于巅峰状态,欧洲解体风险仍然存在;此外,他也不认为中美是切实可行的,建议中国应该加速推进经济增长模式转型。

    敦和资产海外市场交易主管李梦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美股当前依然处于特朗普牛市交易(Trump trade)模式中,但是鉴于市场已经提前计入了较多未来的政策预期,近期市场存在一定的预期兑现风险。

    2016年,已经隐退江湖的索罗斯重新回归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进行交易,该基金管理者索罗斯及其家人300亿美元的资金。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去年进入11月时,索罗斯对市场十分小心谨慎,但是在特朗普意外获选之后,索罗斯突然更加看空市场。

    据外媒报道,特朗普胜选之后索罗斯立即加大了看跌美股押注,此后美股开启了一波创纪录的上涨行情,索罗斯的一些仓位由此损失近10亿美元。索罗斯不得不在去年底退出了很多看跌押注,以避免更大的损失。在此次论坛期间,索罗斯也并未否认这一损失。

    不过,索罗斯毫不掩饰其对特朗普执政的悲观情绪。当被问及因特朗普行情的交易失误而巨亏的感想时,索罗斯表示,这(大选)是一个独特的胜利,市场认为特朗普会推进去监管、降税等政策,这是他们多年来梦寐以求的,现在仿佛好像是美梦成真了,因此市场大涨。但对美国经济而言,当前的不确定性处于巅峰状态,不可能具体预言。

    他认为,当不确定性处于巅峰,这其实是长期投资的敌人,我不认为市场表现会很好,现在市场仍在庆祝,但当现实落地时,一切就会水落石出。

    之所以索罗斯看空特朗普上任后的市场表现,这与其对特朗普任下的美国缺乏信心不无关系。

    我相信特朗普自己都没想到会被选上,因此只有在真正当选后,他才会慢慢审思应该做什么。不是因为我们希望他失败,而是他的很多主张都是自相矛盾的,这种矛盾体现在他的顾问团队上,其内阁可能会出现冲突,这会导致难以预测的结果。

    此外,市场观点认为,特朗普的政策矛盾还在于扩大基建投资和财政赤字的矛盾,减税与财政可持续性的矛盾等。

    1944年,希特勒德国占领匈牙利,索罗斯于1947年逃离了共产主义匈牙利,来到英国。作为一名伦敦经济学院学生,他受到哲学家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的影响,并以可错性和反身性为基础发展出其自己的哲学。在索罗斯看来,当前美国社会的发展可能正在往不利的方向前进。

    我区分两种政治体制:第一种体制是人民选择领袖,领袖应该保护选民的利益;第二种体制是统治者操纵臣民以满足统治者的利益。在波普尔的影响下,我将第一种社会称为开放社会,第二种称为封闭社会。他在论坛期间表示,美国现在可能有出现了这种倾向。

    面对未来极大的市场不确定性,李梦杰认为市场当前缺乏主线,受到政策预期兑现风险的影响,美股面临调整压力,调整幅度将视具体因素而别。同时,技术上看三大指数在关键阻力位前也已经走出了较为完整的结构形态。

    他对记者表示,中期内,3月份荷兰将开启欧洲17年的大选年,英国可能启动Article 50,美联储可能在1季度因基数效应带动的通胀预期在2季度走弱的情况下按兵不动,我们认为在上述风险事件尘埃落定之后,2季度可能开启一个对于金融资产较为有利的窗口期。

    除了特朗普对中国的影响,其贸易保护主义主张也牵动着市场神经。对于如中国和墨西哥等国家而言,贸易战似乎一触即发。

    索罗斯则表示,贸易战在当下而言不切实际。特朗普的逆全球化主张,会让中国转而成为国际社会的领导者。特朗普希望发动贸易战,但是为了经济繁荣,全球不可能展开贸易战。毕竟全球经济体系运行良好,这有利于每个人。

    他认为,欧洲也意识到了这点(中国领导力),欧洲也受到来自美国的潜在威胁,也正因为中国和欧洲有利益共同点,因此欧洲未来可能和亚洲走得更近。

    美国对中国出口的前五大产品,都是受到巨大的政策影响,例如飞机、原材料、农产品等;而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前五大产品,都是市场化行为,例如制造业、机床设备、化工产品等。因此谈判的话,中国的报复比美国容易,从政策来讲,这也是一个很简单的事实。朱民表示。

    有机构研究发现,名义数据显示2015年美国对中国的商品贸易逆差为3660亿美元,几乎占到美国商品贸易逆差总额的50%, 但这一数字存在误导:中国对美出口中很大部分出自加工贸易,约37%实际来源于全球供应链上从其它国家进口的部件。

    若中美发生贸易战,德意志银行张智威认为,美国从上述三点目标出发,会最优先关注以下行业:电子产品(包括计算机和手机)、电气设备、纺织品及服装、家具和汽车。但经详细推演后得出,在这些关键行业发动贸易战很难针对中国:对家具、纺织品和服装提高关税,可能会推高美国对其它发展中国家的逆差;中国汽车出口的规模有限;电器及电子产品又大多由跨国公司使用进口零部件制造。

    此外,针对中国经济问题,索罗斯认为中国应该加速增长模式转型。此外,在他看来,人民币贬值、资本外流、外汇储备下降的三者矛盾也是当前中国面临的问题。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